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没那么简单,就能找到聊得来的伴  

2011-09-10 21:02:0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没那么简单,就能找到聊得来的伴 - 90后乖孩子 -

 (深圳莲花山公园豆瓣网友组织的草地音乐会。)

黄小琥在《没那么简单》里唱着:没那么简单,就能找到聊得来的伴。

我的QQ号现在在博客上是公开的。而且我的QQ设置的是任何人都能加。时常会有一些人看到我博客后因为好奇而加我。收到有人加我的消息后。一般我都只是看一下,然后选择关闭,并不会加上对方为好友。除非聊到一定程度,至少觉得还有的聊,才会再加上对方。

我很少会上线。一般上线都是用手机挂着。有时候见到我上线了,会有陌生人和我聊几句。问我是哪里人,在上学还是工作……或说因为博客加的我,喜欢我写的字之类的……而其实当我一一回复之后,再没什么话说。然后也就不聊了。

有的时候,会有人质问我干嘛不理人。可是我都不认识你,就因为你是女生,然后加了我,我就必须要对你有话说么。可是我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啊。我本来就是一个内向的人,又面对的是一个陌生的你。通常这个时候的聊天会显得有点不那么愉快。会让我给人留下不友好的印象。这并不是我所希望的,但我也没有办法。因为我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,是你主动找我说的话,你说因为好奇加的我,而又没话对我说。那你在好奇什么呢。

 

大多数人加我聊了几句后选择沉默,而其实你们并不在我的好友里面,我也不会主动去找不那么熟的人说话,很多时候挂着QQ寂寞的没有一个人和我说话,我也从来不主动找不熟悉的人。宁愿就这么寂寞着。因为我很讨厌因为寂寞而乱加女生找女生说话的男生。因为很多时候会有男生误以为我是女生而找我说话,让人感觉很无聊。

 

而其实还有很多人因为好奇加了我的QQ,然后过一段时间就忘了是因为博客而加的我了,也不会找我聊天,也不会时常来我博客。因为有时候会有人在QQ上问我是谁,然后我会说,我是XXX,然后说不认识,会问我加她做什么。而其实,我如果不知道你,我从来不会主动加任何人。那你不认识我加我做什么呢。

有些人聊了几句后,没的聊,也会很少来我博客关注着我。我也不会在意,因为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。

有些人加我QQ后会认为我很忙,一般不会打扰,默默的关注着我的博客,不留言,不评论,或者偶尔留言。或者有些人只是在博客上关注着我的生活。也会看我以前写的字。不留下只言片语,就这么默默关注着他人的生活。

至于我为什么要把QQ公开,也可以说我是寂寞吧,也是因为我在期待聊的来的伴,尽管大多数都是聊不来的伴,但能遇到几个,已实属幸运。

 

比如一开始聊天就吵的不可开交的她,而后来却发现很聊的来。

比如会看完我所有以前日记和心情并留下评论的有心的她……

比如……

 

最近发现一个问题。每次出去玩我都会感叹没女生。以致于有人说我现在开口闭口都是女生。

而我发现,其实每次出去玩,不管是游泳还是溜冰,都没有感到真正的开心。

我觉得真正的开心是源于内心的,而不开心的原因,是没有找到那个人。

我想,一个人那么些年没人陪伴,我也快要成一个寂寞的老男人了,想要找一个聊的来的伴,真正的伴,开始期待爱情了。

没那么简单
就能找到聊得来的伴
尤其是在看过了那么多的背叛
总是不安只好强悍
谁谋杀了我的浪漫
没那么简单
就能去爱别的全不看
变得实际也许好也许坏各一半
不爱孤单一久也习惯
不用担心谁也不用被谁管
感觉快乐就忙东忙西
感觉累了就放空自己
别人说的话随便听一听
自己作决定
不想拥有太多情绪
一杯红酒配电影
在周末晚上关上了手机
舒服窝在沙发里
相爱没有那么容易
每个人有他的脾气
过了爱作梦的年纪
轰轰烈烈不如平静
幸福没有那么容易
才会特别让人着迷
什么都不懂的年纪
曾经最掏心
所以最开心曾经


我的淘宝小店:http://songxianwen.taobao.com/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81)| 评论(9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